浅述- JJ Project

ZQQ:

写在前面的话:了解GOT7时日还短,没看到过分析成员的文章,所以不藏拙地说说心里的一些个人看法。我不喜欢写感觉,也不会大篇大篇地描述一个人带给我的感官体验,主要是因为我本身就不是一个敏感细微的人。但这篇文章里掺杂了太多我个人的情绪和理解,所以能看到荣格/村上春树/俄狄浦斯这样混乱地混合出现的场景。一定会带来一些不舒适的阅读体验,我提前说声抱歉。欢迎大家上升真人,更欢迎大家留言讨论。

 

 


 

 

8年情谊、6年出道相伴,时隔5年回归,他们对彼此都是人生最苦难那段日子唯一的同行者。蹦读书,带领荣找到自己内心的平静。荣陪伴,迅速成长成为能为哥哥分担的支柱。做艺人的难处是黑暗的隐涩的苦,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心酸。蹦荣二人也算实现了当年那句“艰难时光中彼此依靠”的誓言。

 

 

大起大落的考验:2013年发生什么两个人从来没有具体说过。但有几件事可以一探究竟,14年韩chu采访蹦对荣说的是--对不起。这就很扎心了。对不起荣什么 -- 没能带领JJP走向更高处? 没能庇护住荣免遭冲击?没能让他无忧无虑地长大?更甚的是被迫或主动地伤害过荣?同年Olleh TV采访要求形容GOT7,其他团员说得是缘分是命运。蹦荣二人说得是寒冷冬日里的羽绒服和腿受伤时的拐杖。重点不是羽绒服和拐杖,重点是寒冷冬日和瘸腿呀!蹦说出羽绒服比喻的时候,荣脸上那个悲伤的苦笑,藏都藏不住。这段低潮期,折磨着两个人,折磨着两个人的信念、骄傲和自尊。但若没有这段时光,就没有如今的成熟稳重的JJP,没有两人生同衾死同穴的感情。作为一个旁观者,在一定程度上我感激上天安排这样的挫折和失败给他们。况且,资本主义的丑陋和人情冷暖的变迁,是每一个踏入社会的年轻人,天天年年都在经历着的事情。 回过头来看其实可能也不足为奇。

 

 

两个本质内向的人:内向并非是指说话少。但具体内外向的分类,心理学上有很多种理论。其中两种我很赞同的理论,指向的结论都是JJP两人是内向的。一种是说,是否内向是要看一个人在寻求力量的时候,是否向自我内心探索。JJP二人都是喜欢自处,不断修正超我的人。(关于本我自我超我的定义这里就不展开了)。这种对本我的反思,和他俩喜欢读书的习惯密不可分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那些对我们来说特殊的、深刻的事情,早已经发生过万次亿次,早已被人写进书里过。

 

既然说到读书这个话题,JJP哥俩都是村上春树的粉。这很说明他俩个性了。村上早年经历过日本安保时代,当时他还在早稻田大学,受影响很深。书中人物都好像经历过那个时代一样,处事十分淡漠消极,有种理想幻灭后的那种状态。他的书里有青年人的迷惘,也有对战后日本政治和体制的宏观思考。结合这哥俩的人生经历,以及韩国和日本一度十分密切的历史和政治走向,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会一本接一本地阅读村上了。如果有人看完我的文章想要去找村上的文章来读,我会推荐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或者《奇鸟行状录》,与之相比《挪威的森林》和《海边的卡夫卡》都得扔。

 

第二种理论比较新奇,是说在分析事情时,内向的人会先弊后利地考虑问题;而外向的人相反。正因为多数注意力都集中在弊端和危险上,内向的人比较敏感警觉、比较安静被动、哪怕不能逐利也要避害。内向的人做得是减法人生,不图大富大贵,但求平凡自得。

 

 

两人的矛盾和磨合:结合之前那两篇文章里蹦荣的特点,JJP哥俩绝不是天生一对。当年采访的时候两人就承认是相反的,什么都是反的。性格相反,喜欢的东西相反。性格不同不说,两个人都有骨子里的倔强和骄傲,势必引发争吵且谁都不愿意先低头。但反观这次JJP回归,说的是无论什么都很合,舞台上合,工作上合,生活上合,开玩笑的时候合,说真挚的话时合。除了甜,我品出来更多的是五味陈杂。一个有才华傲气的年轻人,对一个和自己万事不合截然相反的人,若非有什么巨大的原因,否则才不会主动委屈自己收起棱角,去迁就对方。这个巨大原因,并非是JJP的结合,而是JJP的陨落。两个人都是把自己磨了又磨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默契和和谐。荣荣说过,JJP之间相处的诀窍,最重要的不是知道对方喜欢而去做,而是知道对方不喜欢什么而不去做。(再一次,减法人生--- 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)你猜,之前他和他哥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知道对方不喜欢什么的?肯定不是你喜欢原味鸡腿我喜欢调味的,这样细枝末节的小事. 你再猜,这样两个内向倔强有原则的人在一起争吵是怎样伤感情的过程?蹦那样有直觉,荣那样敏感,对对方说出的气话该是怎样的锋利啊?也许一开始是为了团队的和谐,才低头认输;后来就是为了彼此这个美好的人,才委屈退让。后来,也许就变成对方的一个例外: 你因为了解所以不会随便惹怒我;即使偶然有,我也会特别宽容地接纳你。并不是说JJP在一起时间最久所以感情最好,两个人知根知底之后两看生厌的例子比比皆是。时间只是助力,真正让两个人的感情变化的,一是两个人本身的美德;二是两个人愿意为彼此改变的投入。我愿意为了你这样美好的人,变成一个也同样美好的人。还有比这更令人感动的事吗?

 

 

Oedipus Complex:写这段之前,想讲讲Oedipus这个希腊神话人物。Oedipus是索福克勒斯写过的一部悲剧作品。故事简而言之是这样的,Oedipus他爸是国王,在他降生之后去占卜,得知儿子将来会把自己杀死。所以就让守卫把儿子杀死以除后患。但守卫心软了,放了襁褓里的Oedipus。邻国国王机缘巧合间抚养Oedipus长大。Oedipus长大后去占卜得知自己会杀父娶母,惊呆了;为了不伤害自己的父母,他决定离开。离开路上偶遇自己生父(当然他们双方都是不知情的),起争执,Oedipus一剑结束生父性命。之后游历到失去国王的祖国,干了一件英雄般的大事(把狮身人面像的原型给弄死了,对,就是你知道的那个狮身人面像),后当选国王、迎娶生母。至此,弑父娶母的命运完成,厄运开始降临在这个国度。Oedipus因此去祈福占卜,发现真相,生母自杀。Oedipus自刺双眼,自我流放,死状凄凉。这里面的Oedipus是个绝对的正面人物,勇敢正直善良智慧,甚至在最后也是勇于承担责任的。这个故事给我最大的震动在于,即使是这样优秀的人在企图摆脱命运时都这样无力;如果连逃离宿命本身都是命运的话,人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。但是这和今天要说的JJP没有关联,放在一边不提。

 

Oedipus弑父娶母的行为,后来被佛洛依德发展成一种学说。说的是羸弱的婴儿极其依恋母亲,也对母亲很有占有欲,潜意识里对父亲就会有敌意。长大后孩子对父亲的感情会愈发复杂,他嫉妒父亲夺去母亲的爱,同时又没有力量和父亲抗衡。更矛盾的是他还希望成长为父亲一样的人,从而重获母亲的全部。由于佛洛依德是一个什么都能和性扯上关系的老头,这个学说里很多我都觉得扯。但是有一点是我很赞同的。一个孩子,尤其是男孩子,他真正的独立,是在他击败自己的父亲之后。在那之后,原生家庭里唯一牵制他的权威就消失了,他就成了新的权威,接下父亲的重责来担负起家庭的责任。在那之前,他一直会对父亲有一种矛盾的心理,一方面心悦臣服地仰慕;另一方面跃跃欲试地挑战。

 

荣对蹦即是如此。蹦的领袖风范和自由意志,才华和性格,都让荣荣艳羡。荣要努力才能获得的成功,在他哥那里都显得那么轻而易举。他依靠着蹦,同时渴望挑战蹦。几次团综里JJP之间对决,荣荣的态度都是极其严肃认真的。获胜之后都是欣喜若狂地。这些胜利都是有象征意味的,潜意识里荣荣是有弑父情结的,他迫切渴望长大。弑父不是说真的杀死心里那个崇拜的人,而是将其斩下神坛。不一定是出于恨,更多的是出于爱。荣荣希望能成为分担他哥重责的人,希望他能休息,希望他能对自己的成长独立感到认可和自豪。一开始蹦是没有体会到这一层的,所以和弟弟的对决都没有惜力。对蹦来说,一来是他比较随性不会注意到这么深层的潜意识;二来也是对对手的尊重。但是蹦应该很快就意识到了,因为相比较于平时顺从的他弟,荣展现出了异于平常的胜负欲。蹦的选择,是放水。这让荣非常不能接受,简直是对他自尊心的一种挑战,这样的胜利对他来说是施舍。其实在蹦眼里,荣荣已经不是他弟弟,而是已经成长为他的同行者了。但是,荣荣真正放下心中这点儿弑父执念的时候,应该是蹦视其为竞争对手的那一刻吧。我,也在默默等待这一刻。

 

 

湖海的相遇:我心目中的荣似湖,蹦如海。因而两个人对彼此的影响是不对等,不平等的。在海面前,再大的湖泊也是弱势的。湖海相遇,谁的改变会大一些?相遇之后分开,谁的不舍会强一点? 谁的浪花能在对方那里掀起波澜?这些年里,荣荣对蹦说过我爱你我想念你你要多保重你快回来吧,蹦对荣只得一句谢谢你。蹦心里最疼最宠的成员未必是荣荣,蹦生活中最亲最近的朋友未必是荣荣,但是对荣应该是感情最深刻最复杂最特殊的。所以,我们才能从万年不主动发糖的蹦口里听到“以后墓碑估计都得并排放在一起”这样的话了。

  

 

挚友之间的占有欲:人本能地都会有点儿利己倾向。一段关系里,付出越多的人,对关系越看重,对对方越有占有欲。两人里看得出来是荣荣付出得多一点儿。不同于高中女生之间那种“我不喜欢她我希望你也不喜欢她”那种占有欲,荣荣的占有欲表现在他希望自己对于蹦多少是有些特殊的:他是多么希望自己是最了解他哥的人啊。若是关于他哥的问题没答对,采访和综艺都还进行着呢,他就迫不及待地要跟他哥求证--我错了吗?错在哪儿了?你难道不是这样吗? 光是一个是不是喜欢吃甜的事儿,我就看过几次他哥变卦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了。蹦也承认荣荣是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人。——— 多感叹一句,这多难啊,要耗费无数心神啊。“人不怕遇到性,不怕遇到爱,最怕遇到懂得。”这懂得,还是越过你自己,看到你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本我。在你没注意的每一个时刻,怀揣着这份百转千回的心意、这份沉甸甸的情意的荣荣,是这样深沉地爱着他哥的呀。

 

但是蹦肯定努力关注过荣荣的心理需求并且最大程度上予以满足了,荣荣也感叹过他哥可以把自己看透。不过哥哥的个性就是不会拘泥于细节和形式上的东西。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年grazia问答,你能相信喜欢的音乐荣选R&B蹦选hip pop吗?荣荣是觉得他哥肯定答自己想答的;笔哥是因为觉得荣荣会在乎两人答案是否一致。结果就是两个人都答得是对方的答案。

 

突然想起来,嘉嘉有一次采访还要求蹦回答如果他和荣同时落水先救谁。一个侧面的小例子,说明在团员眼中,他俩对彼此是特殊的。

 

 

团体事务上互相依赖:荣荣多次表达在哥不在的日子里孩子难带;我相信他哥也是同样想法但是个性上不愿多做表达。两个人在不同场合都说过荣荣是唯一一个帮着他哥整理、发言和控场的人。具体的,之前都写过,不再赘述了。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

JJP本质上是两个少年成长为男人和兄弟的历程。

很少有人会不为这样的情义动容。

有朝一日,他俩会分开。

不会朝夕相处,不会喝酒夜聊,不会从同一个书架上拿下对方做了笔记的书。

和对方倾诉一个故事时,会在交代前因后果中失去兴致。

但是就算那样,他俩肩并肩走过了人生最青春的那几年,成为一生挚友的故事,

也会被他们讲给儿子听吧。

*****************

 

写在末尾的话,希望大家都去听听这一首像预言一样的歌:20120612 电台JJP合唱《就算我不能唱歌》

当年的JJP二人唱这首歌的时候应该还没有什么体会,如今再唱可能感触就深了。

내가모든걸잃어도【就算我失去一切】

내인기가떨어져도【就算我的人气下降】

더이상노랠못하고【就算无法唱歌】

다른직업을가져도【就算有了别的职业】

나라는이유만으로【只因为是我这个理由】

날계속사랑해줄수있니【可以继续爱我吗】

 

화면에나오는내모습이【画面中出现的我的样子】

진짜내전부가아니란건알고있는지(알고있는지)【真的不是我的全部你是否知道(是否知道)】

자신감넘치는내모습이【充满自信感的我的样子】

날더불안하게하는건알고있는지(알고있는지)【我是因为不安才这么做你是否知道(是否知道)】

화려한조명속에【在华丽的照明中】

서있는모습뒤에【在站立的样子后面】

진한그림자가지고있어【背负着真实的影子】

 

너는날사랑한다【你爱我】

하지만니가사랑하는게정말내가맞는지(내가맞는지)【可是你爱着的人真的是我吗(真的是我吗)】

나에게반했다고【被我迷住了】

하지만너를반하게한게정말내가맞는지(내가맞는지)【可是迷住你的人真的是我吗(真的是我吗)】

 

언젠간오게되겠지(오게되겠지)【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吧(会来的吧)】

함성소리가줄어든【呐喊的声音减少了】

무대를내려와서Oh~【从舞台上下来Oh~】

내어깨가처지면서(어깨가처지고)【我灰心丧气的时候(灰心丧气的时候)】

고개가떨궈질때(그때도)【垂着头的时候(就算是那个时候)】

내옆에(내옆에)니가서있을런지【我身边(我身边)你还会站在我身旁的吧】

내가모든걸잃어도【就算我失去一切】

내인기가떨어져도【就算我的人气下降】

더이상노랠못하고【就算无法唱歌】

다른직업을가져도【就算有了别的职业】

나라는이유만으로【只因为是我这个理由】

내옆에있어줄수있겠니【能呆在我身边吗】

묻고싶어【我想问】

 

  • 他们从舞台上下来,失去一切,人气下降。

  • 画面中不是他们的全部,自信的表象后面是不安的内在。

  • 困惑于“只因为我是我,而不是别的理由,能留住你们吗?”

每一个字都不是莫名的担忧,而是他们走过的那段过往。然后他们发现,这问题有个很残忍的答案 --- 不能。

珍荣是看的很透彻的。“因为GOT7,JJP才能存在于记忆的深处。”换句话说呢?没有GOT7这些年的活动,谁还会记得JJP呢?

 

 


最后表扬JYPE和五个孩子们。感谢公司从最初就把JJP设计成一个独立于GOT7的组合。还有五个团员,他们真的是很爱JJP的。房间里的照片,不断地cue梗,兴奋的反应,他们是真心觉得JJP就是他们的前身没有JJ没有GOT7。 嘉最新一次访谈说到出道后想的都是怎么能和别的团体区分开,怎么更好地展现自己和团队,没想过内部怎么样,因为都是自己人。他们是从来没把JJ当成竞争对手的,他们是尊重着JJ二人这段独有的私有化的过往的,他们是没有一天想过JJ二人之间特殊的情谊会影响队内团结的。些微遗憾的是,可能公司或者蹦荣本身会害怕粉丝或队友有这样的想法,因而在团体稳定之前都很有意识地减少互动。

 

 

 

 



下一章?会写写Verse #2 和二次回归。


评论
热度(225)
  1. fierZQQ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真的大大,理解的很深刻

© 蜥蜴最讨厌鞭炮 | Powered by LOFTER